大興安嶺中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
Greater Khingan chinese hemp Biologi Technology Co., Ltd.

|   科技,締造健康明天!
      Technology ,Bulding A Heathly Tomorrow!

咨詢熱線

0457-8999779

如果只選一個,安樂死?大麻?


如果你問我,如今哪個綜藝節目最大膽?

我想《奇葩說》無人能及。


記得《奇葩說》第三季有一期的辯題是:“該鼓勵病危者活下去嗎?”,可謂是其辯論史上最大膽、最催淚的一期,選手們紛紛回憶身邊絕癥親人的遭遇,講述那些絕癥病人的抉擇,而勸與不勸成了一個無解的問題。



出生、死亡,這是個再自然不過的過程,我們從出生的第一天起,就進入了生命的倒計時,一步一步接近死亡。出生,即是死亡的開始,我們歡慶著新生命的降生,卻從不直面人生終點時的分分秒秒。

對于絕癥患者來說,什么才算真正的關心和愛?

他自己有沒有權利決定生死?誰又有權利決定他的生死?


不知道,在說決定生死這件事情的時候,

你是否會想起“安樂死”

這個關于生死的另一辯題。



安 樂 死


上個月11月29日,經過100 個小時的激烈辯論,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眾議院正式通過安樂死法案,維多利亞州成為世界上繼荷蘭、比利時、瑞士、美國部分州等地的又一個安樂死合法化的地區。


關于安樂死,

不論任何國家,任何地方,

大都有兩種對立的聲音......


有人認為,安樂死是一種犯罪,如果這項法案成立,會對社會傳遞非常負面的信息,讓很多老人感到自己是家庭的負擔。



有人認為,這是在患者極端痛苦的時候幫助其接受生命現實的醫療行為,讓其免受病痛折磨而死去,可以自己決定平靜安詳地閉上眼睛。


有人覺得安樂死給醫生帶來了道德上的困擾,違背了醫生的救死扶傷的本質。


有人覺得讓痛苦的人解脫也是一種積福。


有宗教信仰的人認為安樂死是對生命的侵犯與褻瀆。


無宗教信仰的人則認為這是對生命尊嚴的維護。



在人們繁雜的思辨中,

安樂死這一辯題將一直存在......

就如同世界上關于“大麻”的辯題一樣......



如果你已經知曉了生命的最后一刻,

你會以怎樣的心境去面對?


如果你無法承受病痛的折磨,

你會如何選擇?


如果你還沒看夠這個世界的太陽,

你將以什么方式抗爭?


如果大麻可以幫你安穩度過最后時刻,

你是否愿意嘗試?


大 麻


關于大麻在癌癥方面的治療,并沒有大規模的臨床驗證。


但我這里卻有一個真實的故事,這是一個不愿意提及姓名的外國朋友的故事......故事的主人公我們暫且叫他Albert,下面我會以Albert的口吻講述這個故事。



我的祖父在2016年時不幸被查出患有嚴重的肺癌,在確診時,醫生告訴祖父的壽命已經不到1年。


祖父病情最嚴重的時候,身上插滿了管子,雙手被綁在病床的圍欄上。因為病重到無法進食,祖父被切開喉部,將管子從食道深入胃部,每天把水和打碎的食物用針筒打入,以維持正常的生命體征。


祖父清醒的時候,不只一次央求我們把所有管子拔掉,讓他早點去找祖母,可是所有人都留著淚,搖著頭,繼續心疼的看著祖父痛苦的被綁在病床上。


我聽幾個經常用大麻的朋友說,也許它可以緩解癌癥病人的痛苦,在網上搜索大麻和癌癥的信息,大都是個人發的帖子,我實在不忍心看著祖父這么痛苦,于是,我隱瞞著所有人,給祖父注射了非法購買的大麻液體,用了幾天后,祖父似乎沒有那么痛苦了,緊縮的眉頭舒展開了,家人與醫生們一度以為祖父的病情好轉了,幾個月后,祖父還是走了,與其他癌癥患者不同的是,他走的很安詳。


后來,Albert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家人,家人表示不可思議,而醫生至今也不明白,為什么那個渾身插滿管子的癌癥患者沒有一絲痛苦。


Albert告訴我,他不知道大麻對于祖父的癌癥是否有治療作用,他只知道,當所有止疼藥對于祖父都沒有作用的時候,大麻幫助了祖父。



盡管目前世界上關于大麻治療癌癥的案例非常少見,盡管目前還有大部分人對于大麻還存在很大的偏見,我們都不能一概抹去它的價值。


在美國癌癥協會的官方網站上,對于大麻的醫療價值,專門列出了一個網頁進行詳細說明。


以上為美國癌癥協會網站截圖

(如果你感興趣,可直接搜索該網站

網站鏈接:https://www.cancer.org)


其中還特別介紹了FDA(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準用于治療癌癥的大麻基藥物Dronabinol(Marinol?) 、Nabilone(Cesamet?)等。


美國癌癥協會網站上明確表示,大麻可以幫助治療惡性腫瘤化療等引發的惡心、嘔吐,可以有效治療神經性疼痛(由受損的神經引起的疼痛)。



如果你的親人大限將至,

你會用盡一切辦法延續他的生命,

哪怕他渾身插滿管子,

不動不說意識不清醒?


還是把他接回家,

靜靜享受最后的時光,然后等死?


孔子說:

“五十而知天命,七十而從心所欲,不逾矩?!?/span>


我想說,

人生的路將到盡頭,終日苦不堪言,

何不放手一搏,向死而生?



本期編輯:麻醬

插畫:索爺

責編:Lee

主編:May